四川礦山

服務熱線:+86-18989281813
首頁>新聞中心>行業新聞

十字路口的現代煤化工

2015-08-26
    來自中國化工報消息稱,近年來,發展以煤制油、煤制氣為主的現代煤化工項目,是一些煤炭富集地區產業轉型的主要方向。但因其高耗能、高耗水等問題,國內對煤化工爭議不斷,加之油價大幅下降又給煤化工帶來沖擊。我國現代煤化工走到了十字路口,今后該怎樣走,各方意見不盡相同。
    
    目前企業界和學術界對煤制油、煤制天然氣一直有不同的聲音,政府相關政策也搖擺不定,有人認為這是國家能源戰略安全的需要,也有人認為投資和環境風險太大,對此中國工程院院士金涌表示,對發展包括煤制油、煤制天然氣在內的煤制燃料路徑持保留態度。
    
    以煤制油為例,煤制油沒有產業鏈,產出的油只能做燃料燒掉。從以煤為燃料變成以油為燃料,這一過程只是把形態變了一下,固體變成液體,但能量損失很大,能源轉化率低;同時污染也比較嚴重,絕對不是一個低碳的路徑;加之投資大,國內已經投資的煤制油項目達到上千億元。
    
    金涌表示,對煤制油的思路應該變一變。比如可以做成調和油、石蠟、含氧添加劑、潤滑油高16烷值等特種油品,就是一個思路。石油工業里缺的是一些調和油,怎么在油的質量提升和減少污染排放添加劑發揮作用;煤制油如果改做特殊用途的油品,附加值相對較高,對于企業來說,就會是另一番天地。
    
    要搞煤化工,就要搞提高附加值的煤化工產品,盡量做化工產品而不是做燃料,目前煤化工作烯烴、芳烴都是初級產品,需要延伸產業鏈,比如橡膠、化纖、油漆等,往這方面走附加值更高,產業鏈更長。就是要做到煤的高附加值化,做化工新材料。
    
    煤化工將來要以材料工業為主要方向。而實現煤變高附加值的化學品材料,就要看企業的本事,比如芳烴,變成高附加值的“的確良”、原絲、差別化纖維,可以賣幾萬元一噸,要盡可能地延長產業鏈,能延長到什么程度就延長到什么程度,總之要往前走,而且可以替代石油。
    
    我國乙烯、苯的缺口都很大,幾乎占到一半,乙二醇缺口更是高達60%以上。所以煤化工做材料應該是一個正確的方向。
    
    政府應該對煤化工的現狀實地調研,認真分析,對煤化工的發展路徑科學決策,做好頂層設計,這一點非常重要。具體到“十三五”煤化工應如何發展,金涌提出了以下幾點建議。
    
    第一,首先要分清哪些作為戰略儲備,哪些具有商業價值。煤制燃料應該定位于技術戰略儲備,大量投資可能會變成不良資產項目。當然,經過這么多年努力,我國煤化工技術最先進毋庸置疑。這個技術不要丟掉,應該保持和發展下去。煤制燃料包括煤制油、煤制天然氣等,都應該作為戰略儲備項目。
    
    第二,重點鼓勵和發展煤化工做化學品和高新材料的產業路徑。比如苯類中的甲苯、二甲苯;烯烴類的乙烯、丙烯,芳烴、烯烴、乙二醇等都是很重要的化工原料,是代替石油路徑的,這些每年可以省下千萬噸級的石油資源進口。煤化工在這些方面可以對石油進行間接補充。
    
    第三,要清潔高效利用煤炭,實現節能減排。比如中國肥料都是煤化工做的,如果通過合理使用,能把化肥利用率從35%提高到55%,則每年可節省上千億元資金,既節約能源,又減少很多污染。
    
    第四,做好褐煤提質的規劃和利用。我國褐煤儲量比較大,由于褐煤灰分、水分大,含的化學成分比較復雜,直接使用往往效果不好,效能不高,還對環境影響大。但如果通過提質,先把褐煤里面有用的化學組分提出來做化工原料,再將提質后的褐煤作為發電等的燃料,最終達到優質煤優用,優質組分優用,分檔用、分質用的目的,這個路徑應該支持。
    
    第五,生產一些特殊油品,含氧油品添加劑DMM3-5等,用來提高燃油質量,減少對大氣的污染。

返回

九九电影网